depresión desesperación I have been hurt
again
Wednesday, July 14, 2010, 10:51 PM

我不喜欢微笑,却天天笑脸迎人。
我喜欢沉默,却天天呱燥的聊天。

因为我发现,如果没有微笑,别人就不会接近我,而我就会像当初一样被孤立。
因为我发现,在很多人的周围,沉默会显得格外尴尬,使我感到极度不安。能够让沉默变得舒服的人没几个,只有彼此了解彼此信任,才不需要语言沟通,用一个眼神就能了解一切。

Tuesday, July 06, 2010, 8:33 PM
一片死寂

你有没有想过,「死」是什么感觉?


死神曾经在我面前不停地晃来晃去,却没有把我拉走。那时候没有我小小人生的点点滴滴浮现在我眼前,只有脑袋一片清空,一种飘飘然的感受。我没有嗑药,而是我的心在淌血。

不必到地狱里,我已经忘记「痛」是什么感觉了。最近我发现腿和脚上伤痕累累,却从来没有发现那些创伤是哪里得来的。可能是演出,可能不是,我也不知道。既是伤口是新鲜的,既是血正一滴一滴地往下流,既是看见嫩嫩的肉被不知名的物体划破,我也没有特别的感觉。

因为这些皮肉伤根本比不上我心里那个空荡荡,回音围绕的无底洞。
在那里,一片死寂。